<<远离尘嚣>>中三种爱情观

2018-06-05 18:56

来源:

作者:徐仲锦


《远离尘嚣》是托马斯哈代早期的长篇小说作品,主要讲述了发生在远离尘嚣的某英国乡村小镇一位美丽,具有独立意识但高傲虚荣的女农场主和三位性格身份社会地位各异的男人之间的爱情故事。通过三个男人面对爱情做出的不同选择,持有的不同态度,作者和我们探讨了亲密关系的可能性和爱情保鲜的方式。

作品中的第一男主角,是一个务实勤劳,真诚热情,同时具有理性主义特质的牧羊人。他是唯一一个不是因为女主外表的美丽动人而爱上女主的男人,他对她并非一见钟情。她第一次出现在他视线时,他已经看穿了女主虚荣的性格缺陷,并没有马上爱上她。后来,女主去他租贷的农场附近帮忙照看她生病姑姑的牛,用一点都不淑女的飒爽姿势骑马,让这位牧羊人看到了她善良的一面,反传统的一面,增加了一点对她的好感。而真正让他开始先入爱河的导火线是:女主在他一次疏忽的意外中救了他,事后女主和他进行了一段有趣而暧昧的交互,让他感受到了这个女孩的幽默和特别。他向女主求婚,女主并没有答应他,出于身份地位的不配,和对婚姻的束缚感的厌恶,女主的高傲和独立个性展现无疑。他并没有因为女主的决绝而憎恨她,反倒因进一步了解她而深爱她。他是最了解女主的人,缺点优点都了然于心,爱的不仅仅是表面光鲜靓丽的她,而是作为一个丰满的具有多面性的立体的她。他

无法和女主一起步入婚姻殿堂,那就在她事业上协助她,成为她无话不说的知心好友。他把爱意深藏心底,知道怎样做才是理智的,对女主的未来是好的,劝女主嫁给有钱的善良的对女主爱的心思塌地的农场主,远离放荡多情的不能信赖的年轻士兵。甚至不怕得罪女主,触碰到她的虚荣和自尊,直接指出她需要注意的地方。他们并不需要婚姻这一个象征性的爱情证明,互相陪伴,灵魂相通,最终携手走过了漫长人生路。这种爱情观,就是一种重协助,把爱情当作最高程度的友情来看待的爱情观,也是作者主张的一种价值观,它具有浓厚的理性主义色彩。

     第二男主角则是一个为了爱情飞蛾扑火的失去理智的农场主。 他本是女性绝缘体,最初连女主都不看一眼,最后却坠入为爱情失去心智的悲剧下场。这一切的根源在女主的虚荣心。她希望得到众人追捧,迷倒每一个男人,不甘心这个女人绝缘体这样忽视她,便开了一个情人节玩笑,调逗农场主,让他注意到她,爱上她。他,一个外人面前宠辱不惊,和善温和的绝对理性人,有着很好的生意头脑和冷静性格的人,其实内心是各种情绪激荡,容易狂喜,悲愤,心痛,和有强烈爱欲的人。可以归类为一个潜在的极端浪漫主义者,很感性。他占有欲很强,第一眼看见这个调戏他叫他娶她的女人的时候,死了心要娶她为妻,倾尽一切财富都要得到这个女人,为了占有她,他可以冒任何生命危险。但女主对他更多的是欣赏和敬重,出于他事业上的成就和耿直率真的个性。然而,她对他没有一点心动,只是出于虚荣,想要原本无视她的男人注意她。他强烈的具有胁迫性的求婚让她恐惧,喘不过气,一次一次地说“我考虑一下,等到什么什么时候再给你回复”,给了希望火苗又亲手掐灭,使这个情绪极为不稳定的农场主宛如坐过山车一样,时而欢喜地颤抖时而悲痛地心如绞割。就被爱情冲昏了一样,失去了原本持有的清醒,他的农场在暴风雨中因没有做好防护而损失惨重他也没有上心,他唯一在意的是能不能得到年轻美丽的女农场主。后来,女农场主嫁给作品中的第三男主角,一个年轻的风流的士兵时,他的妒忌心膨胀到极致,甚至想倾尽全部家产,财富都拱手让给士兵,来阻碍这对夫妻的结合。后来,士兵失踪,他看见了得到她的最后希望,多次表达自己希望她改嫁于他。士兵突然出现时他开枪打死了他。他也明白女主对他没有爱情,但是他执拗的爱情观让他觉得只要娶了她,就拥有她,没有获得她的心也无所谓。这是一种病态的极端的爱欲,是一种以占有和控制为核心的爱情观,没有尊重和平等意识的爱情观,缺乏理性和隐忍,完全受控于动物本能,最终农场主没有收获爱情,却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得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宛如精神错乱。

    第三个男人,最快获得女主的欢心,然后与她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他的花言巧语和高超撩妹技能,第一次见面就极力赞美女主的美貌,说她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满足了女主喜欢被赞美,被吹捧的虚荣心。他很知道说什么话讨异性欢心,常常让各种女性对他抱有好感。他本来已经和一个他心底最喜欢的侍女订婚,却折服于女主惊艳四座的美貌而甘愿拜倒石榴裙下。有趣的是,他由始至终都只是爱上女主的外表而非内在。这奠定了他之后对女主的背叛。讽刺的是,他最爱的侍女死后他伤心欲绝去为侍女买下最华丽的墓碑,连续几天几夜打理守护,不愿回到他妻子(即女主)身边,这时候女主的美貌在他眼中已经不值一提,女主对他而言,什么都不是。死后,女主把他和他最爱的侍女合葬。从头到尾,就没有过对女主真正的爱情。他是一个功利主义者,女主的财富和美貌让他娶了她,在他心中爱情的地位没有金钱和光鲜的外在重要。连婚姻也拯救不了这段浮于表面的关系,他们的悲剧在于互相不了解就认定是可以携手同行的对象。婚后没有了玫瑰色般的甜蜜滤镜剩下了只有二人因性格的种种冲突:他喜欢赌马,物欲强烈,无暇顾及她时刻需要得到关注的虚荣心。他好吃懒做,只想伸手要钱不想为农场出力,不能协助她经营她的事业。这样的婚姻,即使没有侍女突然的死亡随之发生的变故也注定没有幸福,只有麻木。 这个年轻风流的士兵,持有的爱情观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式的。一个人还不会去承担责任和义务,学会付出和爱时,即使有婚姻这个看似稳定剂的东西,也无法避免爱情的悲剧。

     托马斯·哈代的这部早期作品体现了他对婚姻作为爱情保鲜剂的质疑,并不认为拥有婚姻,爱情就尘埃落定。若双方没有到达深入灵魂的同时理智的爱情,那都不会拥有好的结局,如过度狂热的把爱情当成生命全部的农场主和过度戏谑不认真对待爱情的年轻士兵。只有那个理智的深情的懂得为对方默默付出的,又从不给女主压迫感的,如朋友一般的,清醒地看清自己和对方的优点缺点的牧羊人,最终不需要婚姻这个形式,也能与女主共同前行。到女主历经风雨后,看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妄,什么是永恒,什么是昙花,看清了自己的缺陷和牧羊人数年如一日的踏实,以及她离不开他这个事实后,携手度过余生。

 


新东方广州学校微信

新东方广州学校官方微信:新东方广州学校(微信号:xdfgzxx

最新鲜的教育资讯、最具意义的学习栏目、最直击心灵的正能量文章,
码上扫一扫,关注我们吧!

焦点推荐

版权及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含本网和新东方网) 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东方",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见稿后在两周内速来电与新东方网联系,电话:010-60908555。